析湖北172名教师转岗当保安:折射教育资源配置不均

析湖北172名教师转岗当保安:折射教育资源配置不均

2017-03-21 11:48

  新学期开始,湖北省沙洋县172名教师走下讲台,放下教鞭,换上制服当起保安。这些教师来自全县70所中小学和36所幼儿园,平均教龄30年左右。据该县教育局一位负责人说,随着出生人口数量减少,该县适龄入学儿童相应减少,加上部分乡镇学生随父母进城接受教育,导致部分学校教师资源出现富余。(《楚天金报》9月22日)   一方面是学校为了解决富余教师安置的无奈之举,另一方面是外界对当地政府浪费教育资源的质疑。那么,应该如何理性看待教师转岗当保安的现象?本期话题编发两篇稿件,以飨读者。   缺编富余并存折射资源配置不均   相对于教育资源紧缺的贫困落后地区,特定区域的教师富余可视为一种教育资源的浪费,合理配置教师资源才能真正促进区域教育均衡发展。   新学期开始,湖北省沙洋县172名教师转岗当保安,这在全国乡村教育资源仍然有限,一些偏远农村地区教育事业仍然需要最美乡村教师倾力奉献的情况下,多少有点让人意外。这也让笔者觉得,教育资源合理配置仍然有较大的优化空间。   城镇化浪潮带来的城乡间人口流动,让我国面临平衡地区教育资源的新课题。目前国家的教育投入是以县为单位的,由县级政府进行统筹。然而,以县为单位的教育资源配置已经滞后于现实发展的需要。据笔者了解,在湖北省内,各个地区的教育资源分布差异较大。沙洋县地处江汉平原,教育基础相对较好,但随着城镇化的不断推进,进城农民数量巨大,生源流失严重,由此产生了富余教师。而广大的鄂西山区,基础教育仍然有待加强,乡村教师队伍急需壮大。笔者认为,当前应该突破以县为单位的教育资源配置,不仅要考虑到城乡之间的差异,也需考虑较大行政区范围内各地区的差异,由此进一步优化教育资源配置。可以想见,假设有较为合理的教师流动机制,沙洋县那些经验丰富、年富力强的富余教师,完全可以胜任那些教师紧缺地区的教育工作。   出现富余教师也在一定程度上说明科学规划的重要性。在以县为单位的教育资源配置情况下,县级政府主导了当地的教育发展规划。理论上,教育发展可以依据教育资源投入、人口发展状况、城镇化发展速度等因素进行合理规划。可在实践中,教育发展规划比想象的要复杂得多。因为,人口发展、城镇化等状况很难准确把握,教育发展规划容易遭遇水土不服,跟不上经济社会发展的步伐。君不见,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全国绝大部分农村地区都在实行两基计划。但计划刚实现没几年,进入21世纪后,农村空心化又成为了横亘在乡村教育发展面前的障碍,撤点并校政策随即出台,政策执行中造成了一些教育资源的浪费。据当地教育部门回应,随着出生人口数量的减少,适龄入学儿童数量相应减少,加上一部分乡镇学生跟随父母进城接受教育,部分学校集中办学等原因,导致教师资源出现富余。很显然,教师富余有早些年教育发展规划不科学的因素。   其次,教师转岗需有合理的政策调控。从现有的信息看,沙洋县172名教师转岗当保安是较为顺利的。虽然有教师一时无法适应,但并未造成严重后果。然而,未雨绸缪,教师转岗是大事,需要有周密的政策调控。具体说来,应该制定一套合理的转岗操作流程,哪些教师适合转岗、哪些岗位适合转岗教师承担,都需要周密筹划。不考虑教师个体差异,强制统一转岗,会打击乡村教师的工作积极性,影响农村基础教育。   让教师转岗当保安虽然是地方政府的一种无奈之举,但相对于教育资源紧缺的贫困落后地区,特定区域的教师富余可视为一种教育资源的浪费。教师富余说到底也是教育发展规划不科学的遗留问题。从更大的视野看,教师转岗现象表明教育资源的配置要及时跟上社会经济发展的步伐,合理配置教育资源才能真正促进区域教育均衡发展。   ■吕德文   教师转岗当保安不是重点   面对新形势,每个地方都应结合当地实际,积极探索科学、人性化的措施,这才是让教师转岗当保安举措背后的最大启示和价值所在。   新闻中说,当了多年教师,忽然被要求转岗当保安,不少教师当初并不适应,觉得面子上挂不住,这从情感上完全可以理解。但他们最终走上了保安岗位,有的还干得很出色,这说明从理性出发,这样的转岗也并非不可接受。先抛开转岗于教育、学校的价值不谈,仅从教师个人角度来看,当保安至少可以继续留在学校工作,这自然比直接回家或者自谋出路更容易接受。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当教师出现富余,政府部门能主动出面主导转岗,其实不失为一项人性化举措,应该得到理解和尊重。   众所周知,人口数量影响教育规模。人口增长率的提升意味着教育规模将随之扩大,反之教育规模则会减小,这是基本的教育规律。当区域内人口出生率降低,适龄儿童数量减少,再加上人口迁移速度加快,很多农村、乡镇适龄儿童跟随父母进入城市读书,县域教师资源出现富余不可避免。既然必须转岗,当保安又有何妨?教师熟悉学校、熟悉学生,未必不比社会招聘人员更能做好校园安全防范工作。再说,转岗保留了教师的编制,免除了教师的一些后顾之忧,客观上也有利于维护整个教师队伍的心理稳定。   当然,教师可以转岗当保安,并不代表每个教师都适合当保安,也不代表每位教师都乐于当保安。这意味着,一方面,教师转岗当保安绝不是简单下放,哪些教师适合转岗、可以当保安,同样需要认真选择。另一方面,对于内心不很乐意的教师,还要及时做好教育引导工作,让他们真正认同转岗而不是带着偏见和情绪上岗。保安也是重要的工作岗位,尤其是在校园安全备受关注的今天。而且随着社会发展,对保安的专业化要求越来越高,轻视保安工作本就已经不合时宜。   对转岗的教师而言,当保安可能存在暂时的面子问题,但对教育而言,如何让富余教师合理转岗更关乎教师队伍的正常动态调整。转岗当保安的前提是当地学校需要保安,而不是仅仅为了人员安置增设岗位。但显然,并不是所有地方的学校都随时需要保安,都有能力接收可能需要转岗的教师。所以当不当保安不是重点,关键在于,面对形势变化教师队伍的调整应该如何优化。因生源数量减少而造成的教师资源过剩未必只是某一地区的特有现象,而是未来一段时期内各类学校面临的共同挑战。如何对待富余的教师资源,也自然应该引起所有学校管理者,以及教育主管部门的思考。每个地方都应该结合当地实际,积极探索更加科学而又富有人性化的措施,而不宜简单搞一刀切。这才是让教师转岗当保安举措背后的最大启示和价值所在。■刘化喜